鸩辞

[all罐] 心頭肉 (下)

我有十一個碗☝:

哥哥x养子
ooc
完结章,久等了。


-


"你就是赖冠霖?"


被眼前男子的气势震慑,赖冠霖怯懦的站著不敢轻举妄动。


"是..."


"这么推算,你也算是我的儿子。我跟你爸爸认识,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几个男孩在一旁看著爸爸跟赖冠霖对话,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你们几个,先回房间吧,我有事要跟冠霖谈谈。"


爸爸的意思几个男孩哪敢反抗,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出客厅。


经过赖冠霖时还不忘拍拍他的肩膀,让他不要太过紧张。


"冠霖,来我旁边坐著。"


赖冠霖听话的缓缓在旁边坐下。


"要你叫我爸爸还太勉强了,就先叫我叔叔吧,对我不用太拘谨没关系。冠霖今年几岁了?"


"15岁。"


"15岁啊,那差不多可以结婚了。"


爸爸讲的很大声,仿佛是故意要说给谁听一般。


"结婚?"


"你也知道,我们这些做生意的,商业联姻是不可避免的。"


"正好这阵子合作对象要我介绍儿子给他女儿认识,你年龄跟对方最接近。明天有空吗?就跟对方约明天吧。"


赖冠霖低著头思考该如何回答,却被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爸,冠霖才来我们家多久你就要把他推出去跟人联姻?"


李大辉不满的说著。


几个哥哥也接二连三的出现表示反对。


"冠霖才几岁就让他结婚,不会太早吗?"
"他都还没成年,你也不问问他的意见。"
"反正不管怎样我们是不会同意的。"


讲完尹智圣便走上前一把拉走赖冠霖。


"对方对于冠霖感到很满意,不管你们同不同意,我已经约好明天跟人家见面了。"


"冠霖,明天会有车来接你,记得在家等著。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


爸爸讲完也不顾几个儿子的抱怨便直接离开。


"旼炫哥,怎么办?"


裴珍映担忧的看著黄旼炫。


"爸的一惯手法我早就知道了。放心,我有办法。"


十一个男孩聚在一起,为了明天开起了紧急会议。


"旼炫哥真的太厉害了。"


几个兄弟听完黄旼炫的计划都不免赞叹黄旼炫的聪明才智。


"就等明天了,时间不早了,大家早点去睡。今天就我陪冠霖睡吧,我还有事要跟他说。"


黄旼炫讲完就拉著赖冠霖回到赖冠霖的房间。


-----------


等两人都躺在床上后黄旼炫才开口。


"你是不是还有在偷偷吃抗忧郁的药?"


"..."


"我知道我们几个兄弟是你得忧郁症的一部分原因,我们也很后悔当初的幼稚行为。听爷爷说你以前很开朗很爱笑,但自从你来到我们家后我几乎没怎么看过你笑。"


"我想让你知道,我们已经把你当成亲生弟弟了。所以有什么委屈都可以跟我们说,我们一定会第一时间陪在你身边。"


"要你马上恢复是不可能的事,但我希望你可以渐渐不去靠药物来控制病情。我们都会帮你走出以前的伤痛,相信我们,好吗?"


赖冠霖沉默良久,让黄旼炫误以为他已经睡著了。


转头一看才发现赖冠霖早已哭到泣不成声。


黄旼炫翻了身面对赖冠霖并紧紧抱著他。


"没事的,想哭就哭,不要再一直压抑自己了。你才15岁,不该去承受这些。"


也许是哭累了,赖冠霖没多久便进入梦乡,眼角还带著几滴眼泪。


黄旼炫紧紧搂著赖冠霖也一同进入梦乡。


隔天一起床,几个哥哥早已坐在客厅待命了。


"你们怎么这么早起?"


"那还用说,当然是为了今天赶快进入备战状态啊。"


朴佑鎮一大早就精神满满的回答。


"冠霖,不用担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有办法的,相信我们就好了。"


河成云拍拍赖冠霖的肩膀让他稍微放松。


"冠霖少爷,车已经在门外等著了。"


几个哥哥还想再交代些什么便被管家打断了。


"那我先出门了。"


赖冠霖满怀不安的心情跟著管家走到车所在的地方。


"冠霖,平常心就好。"
"有我们在,别担心。"
"爸如果刁难你要记得跟我们说。"


赖冠霖都坐上车了几个哥哥还是很不安的再三叮咛,等到车完全远离视线才肯回到家中。


-----------


赖冠霖一坐上车就看到爸爸脸上挂著诡异的微笑,但自己也不敢多问什么。


沉默了一阵子爸爸才开口,顺手把手上的资料递给赖冠霖。


"来,这是对方女儿的资料,你稍微看一下。"


赖冠霖拘谨的接过资料,打开看了看照片。


"宝拉?"


"你认识?"


"是...我跟她是青梅竹马,只是爸爸妈妈过世后就没有联络了。"


"难怪对方看到是你马上就答应了。这样也好,已经熟悉彼此以后相处也不会有困难。"


到了相约的地点,对方早已站在门口等候他们的到来。


宝拉一看到赖冠霖便冲上来抱住赖冠霖。


"冠霖!好久不见,你最近还好吗?"


"还行...妳呢?"


"我可想你了,这么久没见,你瘦了好多。"


姜丹尼尔,邕圣祐,朴志训,朴佑鎮还有裴珍映在赖冠霖出门后便随即开了车一同前往相约地点。


比赖冠霖早到几分钟,几个大男孩躲在角落观察著动静,谁知道女方一看到赖冠霖便冲上前紧紧抱住他。


"不是,第一次见面就拥抱不会太夸张吗?"


姜丹尼尔边说,额上的青筋也隐隐约约显现出来。


"可是这么一看,冠霖好像认识对方。"


裴珍映经过一番观察推出结论。


"我们先等旼炫指示,不要轻举妄动。"


邕圣祐在此时特别有哥哥的模样。


"要叙旧等吃饭时再好好叙旧,我们先过去坐著吧。"


爸爸即时打断两个小孩的对话,带著对方前往预定好的位置。


"这间餐厅最有名的就是他们的驻唱歌手了,这个位子我早早就订好了,是特等席。"


爸爸一脸骄傲的说著,才刚说完台上便响起音乐声,只是不知为何今天驻唱歌手带著面具。


"可能是今天有什么特别活动吧。这面具可真奇特,怎么是个饺子的形状呢。"


爸爸尴尬的解释。


"我听说他们每个月都会有一个主题,我以前常来,很有特色的一家餐厅。"


宝拉在一旁补充,而赖冠霖只是在一旁忍住嘴角时不时显现的笑意。


台上歌手唱歌的功力不得不说,真的很有力量,很震撼人心,只是这声音怎么听起来分外熟悉?


爸爸满是疑惑的听著台上歌手的演唱,一曲结束后,歌手跟台下的粉丝在互动,似乎是被点到笑穴,歌手竟然在台上笑了起来。


笑就算了,还是那种高频率的笑声。


"看来今天的歌手比较开朗吧。"


爸爸干笑几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


被这顿饭的尴尬气氛搞得不知所措,爸爸只好以临时有事留下赖冠霖跟宝拉单独相处。


"我还有事,你们两个年轻人就利用独处的时间培养感情吧。"


讲完拍了拍赖冠霖的肩膀便离开餐厅。


"就是现在。"


几个在一旁守著的哥哥听到黄旼炫的指示赶紧开始昨晚的计划。


"冠霖,你不会还在为我之前所说的话困扰吧?"


宝拉看著赖冠霖,终于鼓起勇气问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


"没有,只是我觉得我对妳说了那些话有点愧疚。"


"有什么好愧疚的,是我错把我们两个的友情误会了,所以才会一时冲动对你告白。如果你觉得没事了,那我们可不可以继续当朋友?"


赖冠霖正思考著该怎么回答时突然被一双手搭住肩膀。


抬头一看,竟然是扮成女装的朴志训,这跟昨天的计划不一样啊?!


"冠霖,你在这啊,我找你找了好久呢。"


仔细一看,朴志训天生就长得好看,扮起女装也毫不逊色。


可能是还在震惊之中,赖冠霖竟忘了回答。


"我们上礼拜不是约好了吗?真是的,瞧你这记性。"


"啊...抱歉,我不小心忘了。"


"冠霖,她是谁?"


宝拉看著眼前的两人不禁起了好奇心。


"她是..."


正犹豫著该怎么回答朴志训就抢先了一步。


"妳好,我是冠霖的女朋友。冠霖你也真是的,早就叫你跟你爸爸讲清楚你有女朋友了,搞到现在竟然还被安排来什么商业联姻。"


朴志训语气强硬,但宝拉也不是省油的灯。


"我怎么记得冠霖的品味没有这么差,对于第一次见面的人该有的礼貌也没有吗?"


"我认为我对妳不需要客套太多。"


见两人大有一副马上要打起来的趋势,赖冠霖赶紧出面缓颊。


"志...你先回家等我,我送宝拉回家后再跟你碰面,好吗?"


"好,快点回来。"


见赖冠霖把宝拉带出餐厅朴志训才松了一口气,拿起电话播了号码,待对方接起朴志训便是一阵大骂。


"气死我了,你们这几个家伙回去一定要请我吃一个礼拜的炸鸡。"


讲完也不等对方回话便挂断了。


-----------


送宝拉回家的路程,两人之间的气氛异常诡异。


"冠霖,你...有女朋友啊?"


"嗯...忘记先说一声了。"


"自从伯父伯母过世之后我们就断了联系,还担心你会不会出了什么事,看你现在过得不错我也放心了。不过刚刚我说的是认真的,希望我们能像以前一样当彼此的好朋友,好吗?"


"当然,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赖冠霖看著宝拉轻轻露出一笑。


"好啦,我家就在前面,送我到这就好了,你赶快回家陪你女朋友吧。"


"以后有时间再见面吧,以好朋友的身分。"


"当然。"


宝拉轻轻的抱了一下赖冠霖便转身回到家中。


见宝拉进入家中后,赖冠霖的手机也刚好响起。


"冠霖,你那边结束了吗?结束了我们在家碰面。"


河成云语气听来有点著急,赖冠霖挂掉电话后便急忙搭车回家。


回到家后,赖冠霖发觉家里的气氛很诡异,往客厅一走,果不其然,几个哥哥聚在一起,爸爸依然坐在主位。


"冠霖,回来啦?来,过来这边坐著。"


爸爸见赖冠霖回来后便叫赖冠霖坐到他旁边。


"怎么样?跟宝拉相处的还好吗?"


"还不错..."


"这样啊,那结婚是迟早的事了嘛。"


赖冠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低著头沉默。


"爸,你不能尊重一下冠霖自己的意愿吗?"


黄旼炫不满的说著。


"旼炫,你的计划真的让我挺佩服的。"


"什么...?"


"好歹我也是从小看你们长大的,会不知道你们的个性吗?"


几个男孩对于爸爸的这句话感到疑问,见他们满脸疑惑,爸爸便继续讲下去。


"在奂,你那笑声爸爸可是听过无数次,戴个饺子面具我就会被蒙骗吗?"


"还有志训,不得不说,你的女装爸爸有惊艳到。"


"为什么..."


黄旼炫满脸惊讶的看著爸爸。


"你们都是我心爱的儿子,你们在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吗?"


"既然爸你都知道了为什么不阻止我们?"


"我想知道为了保护冠霖你们会怎么做,果然没让我失望。"


几个男孩愈听愈觉得疑惑。


"明明冠霖来到我们家也没有多久,冠霖对你们而言到底是什么呢?"


几个哥哥毫无迟疑就异口同声说出。


"那还用说,当然是心头肉啊!"


赖冠霖听完几个哥哥的话都忍不住红了脸。


突然客厅外传出一阵笑声,往笑声的方向看过去,只见爷爷缓缓步入客厅。


"你们果然没让我失望啊。"


爷爷边笑边对著几个男孩说。


"为什么我愈来愈搞不清楚状况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什么失望不失望的?"


几个男孩把脑中满满的疑问一口气问出来。


"你们几个啊,别以为爷爷老了不中用了,你们几个当初对冠霖的态度我可是看在眼里。"


"前阵子听管家说情况有好转,但我还是放不下心,毕竟答应了冠霖爸妈要好好照顾冠霖。为了确定你们到底是不是真的疼爱冠霖,我就跟你们爸爸串通好。"


"所以...从头到尾被骗的都是我们?"


几个男孩知道真相后不免露出惊讶的表情。


"根本没有什么联姻,宝拉也是我们串通好的。不过就连冠霖也被我们骗了,我还以为会被冠霖拆穿呢。"


爷爷边笑边说著事情的始末。


几个男孩听到这些令人震撼的消息,起初感到错愕,接踵而来的便是庆幸。


"所以冠霖不用联姻了,是吗?"


"打从一开始就是演出来的。"


"什么嘛,真是太好了。"


几个哥哥吁了一口气后便围在赖冠霖身边。


"未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保护你的,因为你是我们的心头肉。"


-----------


小彩蛋


几个男孩聚在一起看著相簿,突然发现一张照片。


尹智圣手上抱著一个小婴儿,几个男孩开心的围绕在尹智圣身边看著小婴儿。


"嗯?这个小婴儿是谁啊?"


金在奂提出疑问。


"没看过啊?我怎么对于这个小婴儿完全没印象。"


连尹智圣也毫无头绪。


见几个孙子在看照片爷爷也凑上前看了一下。


"你们几个啊,记性真是太糟糕了。"


"什么意思?"
"爷爷你知道这个小婴儿是谁吗?"


"这小婴儿就是冠霖啊。亏你们还说冠霖是你们的心头肉,连冠霖小时候也认不出来。"


"什么?所以我们小时候就认识冠霖了?"
"天呐,完全不知道。"
"冠霖你知道吗?"


赖冠霖被这么一问沉默了一下。


"知道..."


"?!"


"所以刚开始知道要当哥哥们的弟弟时还蛮期待的,但看你们看到我的样子就知道你们已经忘记我了。"


想到当初对赖冠霖的态度,还害冠赖冠霖受了一堆伤害几个哥哥就愧疚的讲不出话。


"哥,你们不要愧疚啦,都是过去的事了。"


几个哥哥看著赖冠霖,一个个冲上前抱住赖冠霖。


"以后绝对不会让你再受任何伤害了,我们保证。"


END



对不起让你们等了一阵子
希望这个结局没有让你们失望💦


冠霖跟哥哥们都要快快乐乐的,不要受伤,不要生病。

[all罐] 心頭肉 (中)

我有十一個碗☝:

哥哥x养子
ooc
我努力让它在下一章完结


-


把赖冠霖安置回房间后黄旼炫才紧急召集几个兄弟到客厅。


"什么啊,这么晚了,哥你有什么事啊?"


朴佑鎮玩游戏玩到一半被打断整张脸写著满满的不高兴。


"是关于冠霖的事,我觉得我们不能再用这种态度了。"


"哥你在说什么啊?他跟爷爷告状了是吗?"


"你们先冷静听我说。大辉,刚刚的那些东西拿过来。"


只见李大辉拿出一堆药罐子以及一本笔记本。


"抗忧郁,镇定剂,安眠药,止痛药...这是我在他房间找到的药。"


"这个,是冠霖的日记,你们自己看看内容。"


「爷爷说我要有十个哥哥了,会像爸爸妈妈一样疼爱我,明天就要跟他们见面了,有点期待。」


「哥哥们好像不是很喜欢我,爸爸妈妈,我该怎么做?」


「今天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说我有轻度忧郁症,怎么办?我不想造成哥哥们的麻烦。」


「每天去学校好累,好想要有个朋友...今天身上又多了伤口,不过早已习惯了。」


最后一页是昨天写的,斗大的字,内容让人鼻酸。


「爸爸妈妈,我去找你们好不好?」


"你们看完有什么想法?"


几个男孩看著彼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原本应该在房间休息的赖冠霖此刻突然出现在客厅。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在这里...我只是来找东西的。"


赖冠霖看了看桌子,发现自己在找的日记本此刻正敞开著放在桌上。


脸瞬间红了一片,拿走桌上的日记本转身准备跑掉却被尹智圣叫住。


"等等,你过来坐著。"


赖冠霖怯懦的站在原地不敢动。


"你身上的伤口,我看看。"


赖冠霖轻轻拉起衣服一角,虽然黄旼炫已经帮他用好绷带了,但渗出的血丝还是让人怵目惊心。


年纪比较小的几个哥哥忍不住倒吸口气。


"这..."


"冠霖你先回房间好好休息,这阵子我已经帮你跟学校请假了,暂时就别去学校了。"


黄旼炫对赖冠霖讲完便请仆人带赖冠霖回房。


"你们了解情况有多严重了吧?这几天你们有空就多陪陪他,每天晚上一定要有一个人陪著他睡觉,你们再怎么不甘愿也得做,了解吗?"


"智圣哥、成云哥,虽然你们两个是哥哥,但我现在是以医生的角度跟你们说话,所以你们必须遵守。"


"今天就丹尼尔去陪吧,反正你明天没课。"


-----------


黄旼炫严肃起来谁敢反抗,姜丹尼尔只好摸摸鼻子带著几包软糖前往赖冠霖的房间。


一进房间便看到赖冠霖躺在房间角落的地板睡觉,鼻子莫名一酸,走上前一把抱起赖冠霖。


赖冠霖自从来到Wanna宅邸后就变得很浅眠,被这么一抱早就吓醒了。


"我可以自己走..."


边讲边挣扎著想挣脱,却被姜丹尼尔抱得更紧。


"别乱动。"


将赖冠霖安置在床上后便在他身边躺下。


"你可以不用陪我,没关系。"


"我叫你发表意见了吗?睡就对了。"


本来身边有个人让赖冠霖很不自在,但是今天发生的所有事让他早已没了力气,才躺在床上没多久便睡著了。


姜丹尼尔在一旁小声用著手机,突然被赖冠霖的叫声吓到。


"爸爸妈妈...不要走...等我...不要丢下我。"


看了一眼赖冠霖,冷汗直流,眼泪不停从眼角滑落。


姜丹尼尔抱著赖冠霖,一下一下的轻抚他的背。也许是姜丹尼尔的安抚有用,赖冠霖终于恢复冷静。


隔天清晨,姜丹尼尔一睁开眼见到的便是赖冠霖放大好几倍的脸庞。


仔细的端详了一番,赖冠霖的睫毛很长,五官很立体,脸跟第一次见面相比瘦了很多。比起清醒时,赖冠霖沉睡时才有15岁孩子该有的稚气。


正当姜丹尼尔看得入迷时赖冠霖缓缓睁开了眼,看到姜丹尼尔如此近距离的看著自己,不禁睁大了眼睛。


"对不起...我..."


"肚子饿了吗?有想吃的吗?"


"没有..."


"那我请仆人随便用一下好了。"


"谢谢..."


吃早餐时,赖冠霖依旧只吃了一点点便收拾餐盘回到自己房间。


才刚回到房间没多久房门就被轻轻敲了两声。


打开门便看到姜丹尼尔拿著医药箱站在门口。


"旼炫哥说要定时帮你换药。"


"我可以自己来..."


"你乖乖的坐在床上,少啰唆。"


虽然昨天已经看过赖冠霖身上的伤口,今天再次看到依然让人心疼。


"我会尽量轻一点,会痛就说。"


换药的过程赖冠霖什么都没说,只是一直努力忍痛。


"你以后不能再吃这么少了,旼炫哥说你有一点营养不良。"


"..."


"喜欢吃软糖吗?我那边珍藏了好几包,等会拿给你。"


"谢谢...其实你可以不用对我这么好的。"


见姜丹尼尔突然停下动作,赖冠霖以为姜丹尼尔生气了,正准备道歉却被姜丹尼尔捏了一下脸颊。


"听著,你刚来到我们家的时候我很讨厌你没错,对于我当初的恶劣态度我跟你道歉。从现在起,你是我弟弟,我会尽好照顾你的责任,知道吗?"


"还有,不要再一直道歉了,你没有做错任何事。药换好了,你乖乖在这等我一下。"


不知道什么原因,姜丹尼尔在心中升起想要好好保护这个弟弟的冲动。


可能是因为看到赖冠霖满身伤口,也可能是因为昨晚赖冠霖难眠的模样让人心疼。不管是什么原因,从他认定赖冠霖是弟弟开始便下定决心不再让任何人欺负他。


----------


到了傍晚,几个男孩陆陆续续回家了。


几个人聚在客厅讨论著赖冠霖的状况。


"丹尼尔,冠霖今天还好吗?"


黄旼炫等大家就坐后便开口询问。


"挺好的,只是他晚上睡的很不好。还有,他真的太瘦了,哥你难道没有营养剂之类的东西吗?昨天晚上他睡的很不安稳,我抱著安抚他完全只有骨头的触感。"


姜丹尼尔满脸担忧的说著。


"好,我再看看能不能拿到一些营养剂。你们要记住,他现在是一点伤害都不能有,他的状况太危急了。"


"今天你们谁有空去陪他?"


黄旼炫问。


"我去吧,我明天没什么重要的课。"


邕圣祐自告奋勇的举起手。


从赖冠霖来家里到现在,邕圣祐跟赖冠霖可以说是零接触,因此他想了解这个男孩到底是什么情况。


黄旼炫简单交待几件事后就让大家各自回房。


邕圣祐轻轻敲了敲赖冠霖的房门,见门内没动静便打开门走了进去。


可能是姜丹尼尔再三交代的关系,赖冠霖乖乖的躺在床上早已熟睡。


邕圣祐尽可能安静的躺到赖冠霖身旁。


果然如姜丹尼尔所说,赖冠霖睡的很不安稳。总会在睡到一半时突然说起梦话,看起来十分不安。


邕圣祐轻轻抱著赖冠霖安抚著他,自己却不小心睡著了。


半夜,邕圣祐被一股奇怪的声音吵醒,仔细听,那是一种压抑的哭声。睁开眼发现赖冠霖不在床上,往窗边一看才发现赖冠霖坐在落地窗前,肩膀小幅度的抖著。


"赖冠霖?你怎么了?"


往赖冠霖的方向走去,发现赖冠霖竟然在哭。邕圣祐一瞬间慌了,一把揽住赖冠霖往自己的怀里靠。


"还好吗?想爸妈了是吗?"


赖冠霖没回话,只是低著头一直哭。


"跟你说,我有一个特异功能,能让人瞬间止住泪水。"


赖冠霖抬起头看著邕圣祐,只见邕圣祐将自己耳朵折起,再用极其搞笑的表情让耳朵弹回原位。


看著邕圣祐逗趣的表情,赖冠霖忍不住轻笑出声。


赖冠霖的笑脸让邕圣祐一时晃了神。


"知道吗,你应该多笑的,你的笑容很可爱。"


突然被邕圣祐这么一称赞,赖冠霖的耳朵瞬间红了一片。


什么嘛,这家伙,怪可爱的。邕圣祐在心里这么想著。


"好了,时间不早了,赶快睡吧。"


轻轻帮赖冠霖盖好棉被,邕圣祐在一旁抱著赖冠霖。


"放心,我会在这陪你的。"


-----------


因为这阵子几个哥哥轮流照顾赖冠霖,赖冠霖的状况稳定很多。


在家休养的几天身上的伤口也渐渐愈合了。


赖冠霖再次回到学校上课已经是两周后,谁料才准备进入教室又被人逮个正著。


"这不是赖冠霖吗?这么久没来上课,我的手可是痒的难受呢。"


对方一脸挑衅的看著赖冠霖,手还故意在赖冠霖脸上拍了几下。


"看你伤口都好的差不多了嘛,看来是时候再帮你添些新伤口了。你们几个,抓住他。"


赖冠霖被对方的跟班压制住根本动弹不得,见对方抬起手准备挥拳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脸还没感受到痛觉,反倒是耳朵先听到了对方一声闷哼。


缓缓张开眼睛,发现刚才准备打自己的人此刻正倒在地上被一个熟悉的身影不停踹打。


"你欺负我弟倒是欺负得很开心嘛?"


裴珍映边说边不忘手上的动作。


"你们几个继续抓著我弟不放手是找死吗?"


裴珍映一脸狠戾的瞪著赖冠霖左右两侧的人。


正准备走上前揍对方,见远方两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哥,你们怎么来了?"


"我听说你在走廊跟人打架就过来了。"


朴志训看了眼旁边不停颤抖的跟班。


"就是你们几个一直欺负我们冠霖,是吗?佑鎮,就这么放他们走好像太便宜了吧?"


朴佑鎮早在一旁蓄势待发。


"当然要他们十倍还回来啊。"


不用想也知道,对方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三个男孩打的起不来。


周围早已聚集了一群吃瓜群种。


"你们谁要是再敢欺负赖冠霖,我保证你们全家在韩国没有立足之地。"


周围的吃瓜群众被朴志训这么一警告赶紧鸟兽散,深怕一个不小心就惹到他们。


赖冠霖在一旁被几个哥哥狠戾的样子吓得还没回神,裴珍映走上前轻轻摸了摸赖冠霖的头发。


"抱歉,把你吓到了。他们几个的伤半年内是不可能可以出院的,以后要是有谁再敢欺负你就跟我们说。"


"还有,以后上学和放学跟我们一起走,知道吗?"


赖冠霖的肩膀还是小幅度的抖动著。


"看你这情形也上不了课,我们先回家吧?"


只见赖冠霖轻轻点了点头,几个男孩帮赖冠霖简单请假后便回家了。


-----------


回到家后,发觉家里的气氛有点异常,几个哥哥不知为何坐在客厅,仔细一看才发现主位还坐了一个人。


"爸?"


坐在主位的男子抬头看了看,最后视线定在赖冠霖身上。


"你就是赖冠霖?"


---TBC---



我原本想把每个哥哥都写一个小段落的
但是这样文章会又臭又长
怕你们看的累
所以就稍微把它简短了一点😅


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有甜
不够甜我下一章改进

[all罐] 心頭肉 (上)

我有十一個碗☝:

哥哥x养子
ooc


论几个哥哥是如何从讨厌冠霖变成严重弟控。
我原本想要一发完
但是不知不觉就写太多了
会尽量在三篇以内写完的


-


Wanna集团是韩国数一数二的富豪企业。


旗下公司范围小至餐厅,大至囊括幼稚园到大学的学校体系。


但Wanna集团的董事长有著人人皆知的传闻,他十个儿子每个人的母亲皆是不同人。不过众人早已习以为常,富豪企业的老板洁身自爱根本是天方夜谭。


虽然这十个兄弟的母亲不同,但彼此相处起来也没什么疙瘩,感情和睦的从小一起长大。


原本平和的假日早晨却被爷爷带来的消息搞得莫名烦躁。


爷爷大清早叫醒这群兄弟聚在客厅,说是有重要的事要告知。


几个兄弟不疑有他,简单打理自己便陆陆续续聚集在客厅。


只见爷爷身边站著一位男孩,脸上是稚气的婴儿肥,眼神以及神态却像是个成熟的大人。


"他叫赖冠霖,是爷爷旧识的小孩。前阵子他的父母意外往生了,所以从今天起他就是你们几个的弟弟了。身为哥哥,你们必须好好包容他,知道吗?"


几个男孩看著赖冠霖,彼此内心都有种莫名的厌恶感。


"我先带冠霖去熟悉环境,你们就在这想想该怎么照顾冠霖吧。"


说完也不等他们回应便带著赖冠霖熟悉住宅的内部结构。


等爷爷完全离开客厅后几个男孩才把刚才一直压抑在心中的烦躁一次抒发。


"不是,随便带一个家伙回来就要我们把他当作弟弟看待?"


裴珍映难掩不满的抱怨道。


"我们几个至少还有血缘关系,但要我把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当弟弟?我办不到。"


姜丹尼尔语带肯定的说著。


"反正爷爷也不跟我们住在一起,在爷爷面前装装样子就好了。"


黄旼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著。


过了一阵子爷爷才带著赖冠霖再次出现在客厅。


"爷爷有事要先走了,冠霖就交给你们照顾了。"


"爷爷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冠霖的。"


身为大哥,尹智圣表现的十分熟练。


等爷爷离开后,十个男孩上下打量著赖冠霖。


"我们丑话就先说在前面了,要我们把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当成弟弟,办不到。"


朴志训决绝的说著。


"生活什么的自己打理,有事也不要找我们帮助。"
"你要是让我们发现你对爷爷说了什么,我们不会让你好过的。"
"希望你够聪明能够了解我们的意思。"


赖冠霖依然是刚刚那副神态,没有因为几个「哥哥」的威胁而有一丝恐惧显现,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就转身回到刚刚爷爷带他去的房间。


----------


由于每间房间都有独立的浴室,所以赖冠霖除了吃饭以外,其余时间皆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不过吃饭时间赖冠霖也只是简单吃个两口饭便轻轻的说了声"我吃饱了",随后走到厨房清洗自己的餐具再无声无息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尽管家中有仆人,每当看到赖冠霖清洗餐具也会加以制止,但赖冠霖每次都拒绝了仆人的帮助。


爷爷理所当然的把赖冠霖转进Wanna集团的学校体系,跟十个「哥哥」一起。


赖冠霖转学的第一天便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大家都知道赖冠霖其实是个孤儿,只是Wanna集团家的爷爷看在过去跟他父母的交情才把赖冠霖领养过来。


因为这种种原因,赖冠霖成了同侪欺负的对象。


每天回到家身上就多了不同的伤口,但赖冠霖也不吭声,只是默默的跟仆人拿了医药箱自行处理伤口。


这些都被住在隔壁房的李大辉看见了,但李大辉也没有想要给予帮助的意思。


几个哥哥只有在爷爷面前才会表现出关爱弟弟的模样。


"冠霖,爷爷才几天没见你,你身上怎么多了这么多伤口?"


"没事,只是打篮球的时候伤到的。"


爷爷是赖冠霖唯一一个讲最多话的对象,因为父母过世前爷爷常常来家里作客,因此爷爷也成了赖冠霖依赖的对象。


"你们几个哥哥怎么不帮忙多注意注意呢?"


"爷爷你别怪他们,是我自己不够小心。"


对于赖冠霖的配合,几个哥哥很是满意。


"看你很累的样子,先去休息休息吧,我跟你十个哥哥好好聊一聊。"


赖冠霖听完爷爷的话轻轻的点了点头便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你们几个都过来坐著吧。"


爷爷轻轻拍了拍沙发,几个男孩便乖乖的排排坐好。


"冠霖本来是个爱笑的孩子,既开朗又懂事,从来不曾让他的父母担心。他最近的样子,要是他在天上的父母看到了肯定会难过的。"


"你们几个身为哥哥,能多帮他就多帮他,知道吗?"


讲完,爷爷的眼睛都红了一圈。


"爷爷你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他的。"


邕圣祐拍拍爷爷的肩膀以示安慰。


当然,这些依然只是应付爷爷的话语,之后的日子十个男孩对于赖冠霖依然是以往的态度。


-----------


一天,赖冠霖半夜起床听到李大辉房间传来一声巨响,偏偏家中其他哥哥不在,情急之下只好打开房门查看情况。


一打开房门便看到李大辉倒在床下,身子不停颤抖。上前摸了摸李大辉的脸颊,温度高的可怕。


赖冠霖一把抱起李大辉将他轻轻放在床上,再转身回自己房间拿出退烧药,耐心的坐在李大辉床边帮他更换额上的冰毛巾。


等李大辉完全退烧时窗外的天空早已被太阳照亮。


李大辉缓缓睁开眼,发现赖冠霖一脸疲惫的坐在他的床边。


"赖冠霖?"


只见赖冠霖不说话,轻轻走上前摸了摸李大辉的额头。


"终于退烧了。"


讲完脸上带著浅浅的笑容。


"你好好休息,我会请哥哥帮你请假的。"


见赖冠霖转身要走,李大辉急忙拉住他的手。


"你怎么会在我房间?"


"我看你发烧很严重,其他哥哥不在家,只好擅自进来了,抱歉。"


"..."


见李大辉没说话,赖冠霖以为他不高兴了,便轻轻的走出李大辉房间。


尽管一夜未眠让赖冠霖很累,但由于快迟到了,赖冠霖只好拖著沉重的步伐去学校。


谁知道一个不小心撞到了人,下场当然是被狠狠揍了一顿。


回到家,赖冠霖依照惯例跟仆人拿了医药箱便往房间走。


正准备将门锁上却听到门外有轻轻的敲门声。


起初以为是自己听错便不以为意,过了几秒又再次传来敲门声,打开门,站在门外的便是李大辉。


李大辉没讲话,拿走赖冠霖手上的医药箱便往房间里走。


看到赖冠霖的房间内部的一瞬间李大辉被震惊到说不出话。


赖冠霖的床是完全没动过的状态,只在角落地板铺了一点空间睡觉。桌上是各种不同的药罐子,整个房间连盏灯都不开,仿佛极尽所能不去用到这个房间的任何东西。


在李大辉震惊的过程中赖冠霖走上前想拿走医药箱却被李大辉死死握著。


回过神来,李大辉拉著赖冠霖的手叫他坐在床上。


"可能会有点痛,忍耐一下。"


酒精才轻轻的碰到伤口赖冠霖便难忍痛觉的发出声音。


"嘶..."


起初以为只是脸上的伤比较严重,掀开赖冠霖的上衣才发现身上的伤口更是让人不忍直视。


大大小小伤口,愈合了又复上新的伤口。


"你每天都自己处理这些伤口吗?


赖冠霖只是低头不说话。


"桌上的那些药是什么?"


见赖冠霖还是不说话,李大辉起身往门外走。起初赖冠霖以为李大辉离开了,正准备锁上门,门又再一次被李大辉推开了。


"旼炫哥,你是学医的,他桌上的那些药是什么?"


黄旼炫被李大辉带来时本是百般不愿,看到赖冠霖桌上的药便吓到了。


"抗忧郁,镇定剂,安眠药,止痛药..."


"你吃这些药多久了?你知道这样吃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吗?!"


赖冠霖被黄旼炫这么一吼便止不住的颤抖。


黄旼炫走上前拉开赖冠霖的上衣。


"这些伤..."


起初黄旼炫以为赖冠霖被欺负也只是一些小伤口,直到看到身上那些伤口才惊觉没有这么简单。


"你过来。"


"大辉你叫仆人来帮他整理一下房间,顺便把他桌上那些药收走。"


讲完便拉著赖冠霖到客厅。


"我原本没有要理你的打算,但这已经攸关人命了,我不能不管。"


"身上这些伤太严重了,消毒的过程会很痛,你要忍耐。"


帮赖冠霖上药的过程,看著赖冠霖忍著痛努力不让眼泪流出的样子,再怎么冷血也会为之动容。


赖冠霖不过是个15岁的孩子而以。



---TBC---


对不起我不该虐冠霖ㅠ ㅠ